首页 > 资源大全 > 综合资源大全 > 服装饰品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服装企业!挺住!
0
信息发布:征集码头网    点击次数:6588    更新时间:2020-02-11   

“2020年,少亏就是赢!这话如同当头一棒,头皮发麻。资本面前无疫情,中小企业解决了80%的就业,谁又能拉他们一把?”

中小企业解决了80%的就业,近期开工无望。谁又会拉他们一把?一旦撑不过此次疫情,后果不堪设想。

“2020年,少亏就是赢!”这话如同当头一棒,头皮发麻。

资本面前无疫情,中小企业解决了80%的就业,可是谁又能拉他们一把?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服装企业 

租金、人工、库存、贷款……

这场疫情之下的马拉松还没能看到终点

中小企业保障了80%的就业,一旦撑不过此次疫情,后果不堪设想。

大部分上班族一边享受着假期一边吐槽

是难以体会到中小企业老板的心情的

许多人认为打工仔是弱势群体

其实更多时候企业老板才是。

制造业更不用说,贸易战已经把许多企业逼到奄奄一息,如今疫情又狠狠补上一刀。

中小企业如坐针毡,员工150人月工资100W房租65W税25W水电10W停工一个月损失200W谁能拉他们一把?

中小企业解决了80%的就业,谁能拉他们一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老板们撑不住,打工者该怎么办?

感染病例仍在不断飙升,各地防控不断升级。情势依然严峻,但全面防控之下,击退此次疫情,毕竟只是时间问题。更让人担心的,是疫情对整体经济的冲击,是中小企业的生死存亡。

各地要求企业延长春节假期,并正常支付工资。微博上,有位企业老板发了一通抱怨:我们企业的损失该怎么办?结果,遭到网友猛烈围攻,有人说他想钱想疯了,有人说他太计较个人利益,还有人甚至发出人肉的威胁。

不过,骂他的人有没有想一想: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万一老板们撑不住,打工者该怎么办?企业若倒闭了,生产减少,物价上涨,最终的成本又由谁来扛?

政府除了让企业保薪/延长假期,是否也该同等地为企业降税减费呢?让社保局减免五险一金,让银行减免利息,让物业减免房租……

国外订单不会因为疫情推迟交货期

房东不会因为疫情减免房租

银行不会因为疫情推迟还贷

工厂放大假,社保工资还得照发

中小企业的老板,正陷入焦虑,日夜难眠!!

大企业财大气粗,抗风险能力强

对于许多中小企业而言

疫情对它们就是灭顶之灾

一位服装老板算了一笔账:200个员工一个月工资100W,房租65W税额25W水电10W停工一个月损失250W……服装工厂老板如坐针毡!

去年因为比较困难,没赚到什么钱,现在账上的钱只够3个月的支出了。他长叹,这场疫情,对我们这种小企业来说,是生死一线了。

许多企业主考虑的已经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而是亏多亏少的问题,是能不能坚持下去的问题。

零售品牌:库存问题积压普遍存在

1、服饰|某服装品牌区域零售商 汪全勇

我们全部都是实体店,除了物美超市的店铺被物美强制性要求开门之外,其余门店都是正月初二就开始闭店了。每天睁眼闭眼净亏损20W+万,今年上半年算完蛋了。

这次疫情几乎让所有有债务的实体百货零售业,都瞬间失去了现金流,成百上千的员工工资、租金与物业费,更严重的是像我们服装企业的库存,这些都是半年前已经下单生产了的,全部都积压了。

腊月二十九就已经彻底废了,春装最后的销售期是清明节,之后就是夏装了。全部都完了。

服装鞋帽行业、餐饮旅游行业,只要有负债的,集体玩完了。我晚上还在和财务部商量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办。房东的工作我们已经启动了,诚恳地谈困难、摊开来谈,希望能互相理解,一起撑到五一。相信大部分房东是会理解的,如果有少部分房东不能实行减免,我们只能强行终止合作或诉诸于法律,这个是最后的选择。

2、服饰|阿迪达斯区域代理商 陈建明:

目前在浙江有15家门店,全年销售额9030万,线下销售收入占比100%。

1月25号日至今,有13家门店闭店,2家开业店铺日销售额千元以下。现在每日需支付租金物业费用3万元左右、人员工资1.5万元左右。还有最困难的是货品库存积压、期货执行等问题。如果这种状态持续,每个月至少亏损200万。

品牌如果坚持要求代理商执行期货的话,那后续亏损更加严重。作为品牌代理商,目前最希望政府能在税收层面给予免税减税支持,希望商场能够有减租免租支持,希望品牌公司能够给予回收库存减持期货的政策支持。

3、服饰|伊芙丽品牌负责人 孙公科:

我们线下大约2000家门店,线下营收占总营收比77%左右。目前2/3的门店暂停营业,继续经营的销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开支目前主要是房租物业费和人工费,春节到现在销售损失已经近1亿元。销售影响开始于春节前几天,所以冬季的库存压力还好,春季库存是大头,会非常严重,具体数字还没有办法预估。

这两年服装零售本身市场和行业的压力持续存在,所以我们一直很重视现金流,年底前现金流的盘点结果还是非常充裕的,所以对现在应对这个局面有帮助。我们也假设过没有营收持续亏损的极限情况,应付第二季度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接下来第一位的还是在房租、库存、人工费上要做进一步的规划。业务节奏已经打乱了,需要根据接下来的形势重新做布局。人心不能乱,不能乱折腾。

现金流问题应该是很多企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这两年大环境不好,很多企业现金流已经一直绷在那里,没有多少弹性了。所以这一轮疫情结束后,业务恢复到正轨之前,服装零售行业很多企业如果得不到外部的支持,光凭自救可能很难渡过去。

整个行业的走势很难预测,但是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说,这次业务暂停不会对行业有很大影响,有影响的是企业。今年上半年营收跳水,亏损已经是确定的了。这次困难反而是提升行业整体运营管理水平的一次机会。

如果说有什么需要的话,首先房租物业费是我们支出的大头,占比最高。我们更希望房租物业费有一定的减免期和减半期。目前从几个商业地产大集团的公布的政策来看,疫情期的减半是不够的,租户已经没有了收入,需要减免。恢复营业后,起码需要减半到4月份。

其次,2020年的增值税、所得税,政府一定要给予我们减免的政策,下半年的减免会对冲一部分上半年的亏损。

第三,人员薪资的补贴政策。人工费是我们零售业另外一个很大比例,我们会尽到我们的社会责任,尽量确保现有员工的工作岗位并按时发放工资。但是停业期以及业务收入不正常期间的薪资办法我们需要再核算。

基本方向是希望国家、企业、员工都能承担一些,不能把压力全部放在企业。因为目前对接下来的发展趋势很难判断,所以现在还没有办法明确拿出办法。

最后,复工后的口罩、消毒液等员工防护用品。目前口罩已经买不到了,现在大家基本不出门,还没有那么急迫。复工以后,这些用品怎么解决,是一个大问题。

4、区域多品牌零售代理商 胡文择:

现在我们有约400多家各种品牌店铺,基本上100%是实体销售,因为作为代理商没有电商授权。

现在门店中95%以上店铺关门,开着的也几乎没有生意。不计租金货品折旧,最大问题是员工工资支出,现在我们毛算了一下,在没有收入下每天近20万工资社保支出。

今年非常不乐观,现在我们代理的品牌总部都基本联系我们对于货品上面做出一些方向以及对于今年计划重新调整。预计今年上半年会非常麻烦,我们浙江下半年有双11在都挣不到钱,我们现在跟品牌讨论下半年还需不需要配合双11做,今年目标整体到了年末不亏损就可以了。零售整体恢复需要到8月以后,现在跟业主谈租金免租不是一个月能够解决问题的。长远来看,20年找方向,20年调整,22年营商环境可能会好。

接下来,除了对于货品租金跟外部沟通以外,我们内部最大压力就是面临工资支出问题,现在还没有想到一个非常好的办法。至于能够撑多久这个问题,就看我们在亏损额跟对未来的信心平衡心态了。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继续活下去,首先需要房东配合减免租金,在以后合作中必须给予合理的租金,不要再想着每年能够想着一定可以涨租这个事。另外,我们也希望政府对于综合体开发不要太冒进了留点空间,对于像我们这样零售企业给予利息税金优惠只是杯水车薪。通过这次事情,我们也会更理性对待未来的生意,对于新店开发会更加的谨慎。

5、服饰|华鼎集团零售品牌负责人 丁雨:

Riverstone线下门店220家,实体店收入占比超过90%。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门店基本没生意,80%以上都处于闭店状态。

人员工资、商场费用、办公室租金等等都在持续支出,而且线上各项活动因为快递压力问题也都取消了,预计春节期间预计亏损500万以上(只有5%是直营)。上半年的开店计划全部泡汤,加盟代理客户信心受到极大打击,预计上半年还会有关店潮。

目前来看如果持续现状,且无线上生意支撑,秋装基本不回笼资金的话,如果无其余资金支持,就能坚持6个月。

品牌接下来计划就是尽可能减少一切开支,如尽快关闭不盈利店铺、减少单店员工、加强线上各销售渠道的发展、商品重新做计划等,我对今年市场表示很不乐观。非常希望政府能够推出减税、免税政策;甲方房东能够给予商家更长时间的免租,减半租金的条件支持等。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服装企业!

近期开工无望。谁又会拉他们一把?

刚挺过2019年外贸压力和暖冬的惨淡业绩

下面要十张图!

告诉你2019年中国服装行业市场现状与前景

对于中国服装行业而言,2019年是充满挑战与考验、快速变革的一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国内结构调整的改革压力,我国服装行业在发展环境面临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整体保持了行业的平稳发展。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规模以上服装企业服装产量为287.8亿件,同比下降8.5%;2018年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222.7亿件,同比下降22.6%。2019年1-6月,规上服装企业服装产量104.1亿件,同比下降1.1%。

2014-2019年H1中国规模以上服装企业服装产量统计及增长情况

从分品类服装产量来看,针织服装生产明显优于梭织服装,针织服装55.39亿件,同比增长1.02%;梭织服装48.65亿件,同比下降3.38%,其中,羽绒服装、西服套装和衬衫产量同比分别下降0.40%、3.57%和6.01%。

2015-2019年H1中国规模以上服装企业细分领域服装产量统计及增长情况

需求: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增速回落

2019年上半年,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与经济增长基本保持同步,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增速明显回落,远远低于与个人发展和享受相关的支出增速,衣着消费支出在人均消费支出的占比也有所下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为731元,同比增长3.0%,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3个百分点;衣着消费支出占人均消费支出的7.1%,比上年同期减少0.32个百分点。同期,居民人均居住、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支出和其他用品和服务消费支出分别增长10.8%、10.9%、9.5%和9.8%,增速均高于衣着消费支出。

2014-2019年H1全国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增长及占人均消费支出比例统计情况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

内销:服装销售量呈逐年下降趋势

从销量数据来看,2018年我国服装工业面对严峻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以及更加严格的环保措施,行业销售量随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服装产量的减少而出现下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规模以上企业四个季度累计服装销售达到306.9亿件,2017年下降至283.3亿件。2019年上半年,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服装销量为102.7亿件。

2016-2019年H1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服装销量统计及增长情况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2017年全国限额以上单位服装类商品零售额逐年增长,但增速逐年放缓。2017年全国服装类商品零售额达到10365.4亿元,同比增长1.4%;2018年全国服装类商品零售额为9870.4亿元,同比下降4.8%,服装商品零售额首次出现负增长。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国服装类商品零售额达到4749.7亿元。

2014-2019年H1全国限额以上单位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统计及增长情况

(备注:2016年零售额增速为6.6%)

外销:服装出口市场量价齐跌

2019年以来,国际市场需求动力不足,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全球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以及我国服装产业传统优势减弱、竞争新优势尚未确立等原因,导致出口压力明显加大。据海关数据统计,2019年1-6月,我国累计完成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量价齐跌,出口金额为665.74亿美元,同比下降4.7%,服装出口数量141.32亿件,同比下降1.0%,服装出口平均单价3.64美元/件,同比下降4.7%。

2015-2019年中国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统计及增长情况

网销:网络零售规模逐年增长

随着服装零售企业网络渠道的完善,以及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的快速发展,推进了我国服装网络零售市场的有效发展。2011年我国服装网络零售额约为1934亿元,2017年增长至4447亿元,年均增长率达到14.9%,远远超过服装零售额增速,预计2018年我国服装网络零售额将达到5114亿元。

2014-2018年中国服装网络零售额统计及增长情况

效益:行业运行效益有所下滑

受国内宏观经济环境和行业结构调整的影响,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产销量均略有下滑,但是从产销率来看,行业运行较为良好。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数据计算,2016年我国服装行业产销率为97.6%;2017年提升至98.4%;2018年达到98.7%,2019年上半年维持在98.7%,说明我国服装行业在去低效产能和结构调整过程中,行业库存比例逐步降低,运行质量有所改善。

2016-2019年H1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产销率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

2019年以来,在我国服装产业调整持续优化情况下,行业效益虽有所下滑,但运行质量基本平稳。2019年1-6月,服装行业效益指标增速呈现明显放缓趋势,营业收入保持小幅增长,而利润总额负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6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及以上)企业13636家,累计实现营业收入7615.83亿元,同比增长2.15%,利润总额382.45亿元,同比下降0.78%。

2015-2019年前5月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统计情况

成本:企业综合成本居高不下

由于用工、融资、税收、原材料、能源等成本费用的持续增长,企业综合运营成本不断提升。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6月,我国规模以上服装企业累计成本费用同比增长2.04%,增长幅度仅比营业收入增幅略低0.11个百分点。从成本费用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变化来看,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平均水平逐年下降,而服装行业的该项比重呈现了不断上升的态势,成本费用的快速上涨进一步挤压了服装企业的利润空间。

2014-2019年H1中国规模以上服装企业成本费用变化情况

END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时尚企业支援武汉

Fashion Enterprises donate money for Wu Han

希望一切尽快恢复往常

武汉疫情形势严峻物资急需的情况下

时尚产业也绝不作壁上观

聚心同力共克时艰

(根据北京时间1月30日不完全统计 排名不分先后)

奢侈品为代表的

历峰集团、开云集团、路威酩轩集团、PVH集团

HUGO BOSS集团、Coach集团和施华洛世奇中国

海外集团和品牌

欧莱雅、雅诗兰黛集团、资生堂 、赫基集团

ECCO、H&M中国、ZARA中国和宝洁中国

中国国产品牌率先而为

劲霸男装、DAZZLE地素集团、海澜之家、周大福

动向集团、安踏体育、李宁太平鸟和雅戈尔

以及众多国产美妆品牌

珀莱雅、玫琳凯、伽蓝集团、上美集团

麦吉丽和花西子

感谢每一家企业、每一个品牌的支援

我们众志成城一同渡过难关

迎来更加蓬勃向上的春天!

值得一提的是,昨天(2月2日),苏州政府发布了《苏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意见》,对疫情下生产经营遇到困难的中小企业,在“加大金融支持、稳定职工队伍、减轻企业负担”等方面提出了相关政策意见。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大好消息。(具体情况点击“阅读原文”)

最后,希望各地区政府的相关政策意见尽快出台,帮助实体品牌,尤其是中小企业顺利度过难关。


威客码头 征集论坛
0
  • 论坛精华
  • 顶尖文案
  • 经典设计
  • 综合荟萃
  • 资讯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