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源大全 > 综合资源大全 > 服装饰品
陈冠希,用他的时尚让世界认识了 “中国制造”
0
信息发布:征集码头网    点击次数:1668    更新时间:2018-03-25   

来源:维欧艺术设计

今年,各大媒体都将目光聚焦在了 “纽约”!原因想必各位已经知道了,CLOT、李宁、太平鸟,以及先锋设计师品牌 CHEN PENG,四个 “中国制造” 在天猫带领下进军 2018 纽约时装周!

—— “ 记住,我叫陈冠希!”

以前国人对潮流的认知度并不像现在这样,大多数的人也是从接触 DC、ZOOYORK、STUSSY等滑板品牌开始入坑。不过,幸好有位 “潮流标榜” 出现了,他就是陈冠希!

陈冠希不光热衷向世界展示中国元素,其自身的穿搭,更是元祖 FUCCBOI 争相效仿的对象, “Edison” 标签的单品,现在都是 “网红货”。

——“MADE IN CHINA ”

今天,陈冠希的确许诺了他所说的事情,让世界认识了 “中国制造”!

因为 “大学演讲” 事件的发酵,或是 “时机” 到了,如此大规模的亮相,实属罕见。

—— “ 过去、现在、未来

这些 CLOT “街头定制” 包括了众多如雷贯耳的名字

Dr.Woo 手绘丝巾、Sacai、VLONE、Cali Dewitt、Medium Rare 限定特别品、A Four Lab 运动衫、纯定制 Someware 上衣、Holy Family 手作拼贴夹克、Fear of God 缎面夹克、4PK、Scott Campbell 定制皮衣、John Elliot 牛仔、amkk (Azuma Makoto的植物实验室) 和 Wappen 实验室外套、Herschel 包袋、Suicoke凉拖、CLOT x NikeLab Air Force 1 和 CLOT x Converse LA Pack 以及 Buscemi 独家联名拖鞋。】

CLOT x VLONE

CLOT x Sacai

CLOT x CONVERSE

我们看到了陈冠希创造出属于整个潮流界的 “街头定制” 秀。

—— “ 中国式结尾

HYPEBEASTC采访陈冠希

对于

纽约办秀的想法

第一次来纽约办秀的感受是什么?

Edison:我觉得一切都发生得非常突然,事实上,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才被通知要在纽约时装周办秀。在我看来,这是一次很有挑战性的尝试,比如构想一个概念,组建一个新团队还有就是制作一批用来走秀的新衣服等等。而这次纽约时装周的整个过程也让我们更加了解我们自己,突破自己的极限,还有就是给予了 CLOT 新的目标。我们以前就常常在想要如何去拓展我们的品牌,现在 CLOT 到达一个新的高度,我们很感激能在纽约时装周上拥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Kevin:我们只有大概六周的时间去准备这场秀。总的来说,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团队,这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不管是概念的实现,造型还是到创意等各个方面,整个团队都能很好的融入在一起。当然,也很高兴听到大家都很喜欢和享受我们给大家带来的这场秀。

你们有很多好友和合作伙伴,所以这次有谁来到现场支持你们?

Edison: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自己,我们对模特的要求也是这样,所以我们不想要专业的模特步伐,我们只想让他们在秀场上按自己平时走路的方式去走秀。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觉得这场秀对我们来说是很成功的,因为大家都觉得很好玩。从模特到造型师,到花卉艺术,到选角等环节我们都有朋友在帮忙,

我们彼此已经认识了很多年,而不是第一次见面试图去融入彼此,双方都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能带来什么样的帮助,对我们来说这不止是一场时装秀,更像是家人的聚会。我们有很多的朋友是第一次走秀,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这群朋友给我们带给了很多正面的能量和积极的氛围,让我们更像是一个大家庭,他们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团队。

“「我们有很多的朋友是第一次走秀,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 Edison

你们准备这一次秀的时间想必也是非常的紧迫,那你们在这个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Kevin: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正式进入过时装秀的秀场,所以需要在一个非常有限的时间内把所有想到的东西都视觉化,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记得我们两人在东京的时候,早上只是一起喝了一杯咖啡,然后问彼此在纽约时装周上想要做什么,那时我们的灵感就「 boom」的一下跳出来了。讨论了 10 到 15 分钟左右,我们就把标志设计、展示形式、模特选择、走秀方式等方向确定了下来,Edison 考虑到这场秀的时间正是中国农历新年来临之际,他提出让所有的东西都以我们最喜欢的花卉艺术家 Azuma Makoto 所搭建的樱花树枝为中心的一个呈现方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点子。

Edison:对我来说,最有趣的部分是把所有 CLOT 的联名合作都放在一个秀场上去展示。我一直告诉我的粉丝们,要有鸿鹄之志,当我知道有这个秀的时候,我告诉别人我要在这次的秀场上把我的梦做得非常大。幸运的是,我们得到了朋友们的帮助和支持,否则我们不能做好这场秀,像我们做品牌已经有 15 年了,而很多人认识 CLOT 也是通过 CLOT 和 Nike 多次的联名合作。我们也同样很感激朋友和品牌的支持,当我询问他们是否要参与我们在纽约时装周的时装秀时,他们明确地告诉我:「我们要一起做这场时装秀,你就直接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是截止时间吧。」当我对他们说:「三周内吧。」时,他们都感到很震惊,而这么短的时间让他们也倍感压力,但最后我们还是成功为大家呈现出来了。

「我一直告诉我的粉丝们,要有鸿鹄之志。当我知道有这个秀的时候,我告诉别人我要在这次的秀场上把我的梦做得非常大。」

—— Edison

秦舒培带着女儿Alaia现身亲自下场打call

那你们在秀场上一共有多少个造型?

Edison:我们一开始想要 36 个,最后变成了 45 个,这其实是很疯狂的,因为有很多人根本都不知道我们的牌子,甚至是因为这次纽约时装周才第一次听说 CLOT 。

我认为现在的人不会再像我们以前这样做牌子了,现在的人做一个品牌三年或五年就会放弃转而去做另一件事,但是我们却坚持了十五年之久。

是什么启发你们来到纽约时装周,并以此作为品牌发展的下一步的?

Edison:我们通常是在自己的店里和网站进行销售,并没有很宽阔的分销渠道。这次和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 (CFDA) 合作是个很好的机会。CLOT 被选择为在纽约时装周「China Day」进行发布的四个品牌之一,刚开始我们就在静态展示和走秀两者之间犹豫不决,但当我们在挑选秀场音乐的时候,音乐让我们感觉到很戏剧化的张力,我们就不想朋友们只是站在那里了,而是想要添加一些情感在里面。 

当我们邀请的很多人都在问我能不能在前排给他们安排一个位置时,我压力真的很大,因为当时头排位置的非常抢手(笑),所以在最后有点遗憾的是有很多人想看却没能看到我们秀。

在 2006 年你们首次与 Nike 合作,这次再度和 Nike 一起合作新的 Air Force 1 有什么感受?

Edison:我们很幸运地能和 Nike 合作超过十年之久,我还记得我们第一个合作项目是 2006 的 Air Max「Kiss of Death」。回想第一次的合作, 我并不知道那时候是不是人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是东方文化没有那么强的影响力,所以反响并不如这次这么好。

Kevin:但我觉得自从 2006 年,球鞋文化现在越做越大。

Edison:所有人都在追逐球鞋文化,连我之前不怎么关注球鞋的朋友,也会问我要去哪里能买到球鞋,我想这也反映出球鞋市场现在存在着泡沫。我们在不久以后还会有更多和 Nike 的合作将要发布。

你们是怎样认识彼此的?

Edison:我们以前在同一所学校上学。

Kevin:Edison 过去很喜欢打篮球,正好他们队伍缺少一名替补队员,他就很想我加入。我虽然上场的次数不多,但我都会在替补席上坐着。我觉得是一个正向的能量,让他感觉得到我在那里支持他(笑)。

Edison:在我 15 岁左右离开香港的时候,我就告诉我的一群朋友:「在大家上完学以后,一起出来做点事。」其中一个就是 Kevin。

Kevin:我们当时就是不想找一个成天坐办公室的工作,整天穿着西装上下班,这和我们想做的事情恰恰相反。我们过去都很喜欢黑帮和赌场等等题材的电影,然后就都想做一些很酷的事情,既能以此谋生,也不用天天把自己套在西装里面,这是我们当时给自己的承诺。

Edison:在我们刚开始做品牌的时候,我们必须自己来做所有事情,包括包装衣服,计算财务和配送发货。恰恰是这份工作也教会我们所有的事,包括是如何去制作衣服,我们并不打算骗大家,说自己是时装学院毕业之类的,我们在做第一件 T-Shirt 的时候真的经历了一个很困难的时期。幸运的是,我合伙人和合作伙伴在那个时候都帮了我们很多忙,比如在他们的店铺里卖 CLOT 的东西。

我想要是在 10 年前,纽约时装周邀请我们去办秀,我们应该会败得很惨。其实所有的事情的到来都需要时间的酝酿,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也出过很多差错,但经历过了这些错误我们才找到了能让我们发光的方法。

「其实所有的事情的到来都需要时间的酝酿,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也出过很多差错,但经历过了这些错误我们才找到了能让我们发光的方法。」

—— Edison

Kevin:在我们刚起步的时候,其实是玩具文化蓬勃发展的时期,像搪胶玩具在当时就很受欢迎,这也是让我们能进入这个行业的关键,然后就是球鞋。另外,我想我们受到日本潮流文化影响很严重,比如原宿的潮流。把它们结合起来,就成为 CLOT 的根基。

Edison:我以前就在原宿的 NEIGHBORHOOD 店外排了两个半小时,这要是为什么在成立之初我们首先建立了 Juice 而不是 CLOT。我们是想用 Juice 在香港来推进这些品牌,而不是去承担经手经销商后的价格。

Kevin:我们当时就想为什么在香港我们不能有一个可以涵盖所有我们喜欢的东西的商店呢?它里面包括了球鞋、玩具、T-Shirt 和牛仔裤等等所有的东西。

Edison:我猜现在所有的这些东西都还在流行,这感觉很奇妙。

「我现在和很多人在说,你不能只是去看一个东西,你要真正的身临其境的去体会他们去了解它们,而非只是上网去搜索他们的资料。我不是说我反对一切的网络,我只是说科技越来越发展,人就会越来越缺少内涵。」

—— Edison

你们是通过怎样的努力把多重文化主义带到这次的秀场的?

Edison:在国外很多人都不了解中国和中国的消费者,因为互联网在中国不像美国那样运行,人们消化信息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对我们来说,我们是大致了解中国市场,了解中国消费者想要什么的,我们找到了一个进入这个市场的媒介。除了购买昂贵的衣服,衣服背后其实是有它的文化元素,我们不能在不了解我们想要提供和想要表达的东西之前,就只是一味地向中国消费者说这是最新最贵的衣服。

「除了购买昂贵的衣服,衣服背后其实是有它的文化元素,我们不能在不了解我们想要提供和想要表达的东西之前,就只是一味地向中国消费者说这是最新最贵的衣服。」

—— Edison

CLOT 的未来你们觉得会是什么?

Kevin:我们一直都在分享自己的故事给粉丝,很多人都会说「我想要做自己的品牌,但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始做起。」我们给的建议就是从小规模开始做起,然后一步一步的发展。很多人看到一些品牌就会觉得很羡慕,因为他们发展的很好,名气也很大,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些牌子创始人在背后付出的努力,例如可能他们在其他品牌力做了很久的实习生,但你只知道他们光鲜的一面,却不知道他年复一年的努力和辛劳。另一点是,我们一直告诉大家不要害怕去帮助朋友,因为我觉得最后大家都是在互相帮助而已。

「不要害怕去帮朋友,因为最后大家都是在互相帮助而已。」

—— Kevin

Edison:在三四年前,我和 Kevin 就很想去创造和推广一种文化,我们也高兴地得到了一个业界朋友的帮助。在这次的秀场上,有一个造型设计是通过私信方式发给我们的,然后它的设计者还将样品寄送过来,问能不能加入我的团队。我看了他的样品,我觉得很不错,但是图样可能不是太专业。我就告诉他我们可以在图样上给他提供帮助,而且会在时装秀上用到他的设计,就只是想要去帮他一把。我们真的很想去带领我们的下一代年轻人,我们也想要和他们一起成长,我想他们可以从我们这里学到很多东西,我们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

Kevin:在我们成长的时期,我们的父母没有教导我们要有创造力,他们只是说你去上学就好,然后能找个会计或者律师的工作。但现在人们开始意识到有创造力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他们可以去成为艺术家或是设计师。对中国年轻人来说,这或许也是为他们打开一扇更有创造力和接受更好的教育的窗口。

你们对年轻人的建议是什么?

Edision:不知道不是一件坏事,有不知道的事情是给你提供一个去学习和去提高自己的机会,这会让你自己变得更强大。每天都去学习一样新东西,而不是假装知道任何事,我的建议就是别假装知道任何事,也别指望天天在互联网上看看图片就能让你变成一个专业人士。

「我的建议就是别假装知道任何事,也别指望天天在互联网上看看图片就能让你变成一个专业人士。」

—— Edison

那你们对彼此的建议是什么?

Edison:我只想让 Kevin 对我好一点(笑)。认真来讲,我只想说做你自己就好,坚持做自己。

Kevin:我的建议是开始一件事很容易,但坚持下去才是最难的。在一开始做一件事情是很有趣的,但你需要坚持每天都做下去而不是轻易放弃,然后就是相信自己,信任自己,对自己做的事情充满自信,这才是成功的关键。


威客码头 征集论坛
0
  • 论坛精华
  • 顶尖文案
  • 经典设计
  • 综合荟萃
  • 资讯聚焦


征集推荐 进入征集大全
截止提醒 进入倒计时